您的位置:首页 >> 强暴小说 >> 实习生玩了同事人妻
实习生玩了同事人妻
实习期间,陈明在质检部的工作还是非常清闲的,没有具体工作安排。他可以随着几个质检员去各个产线检查产品,也可以在张艳边上学习张艳的一些工作
  在到这工作的一个月里,倒是跟质检部的人员混得挺熟的了,质检部的各个员工都乐意与一个大学生交流,而且这个大学生还挺能说话。
  不过他感觉张艳不是很乐意教他东西,问她一些关于产品质量的东西,她也只是泛泛而谈,刚开始他倒是挺郁闷的,但是后来他也有点自恋的想:难道是她怕自己以后抢了她的位置?
  其实这也就是想想,到底张艳是这公司的老员工,勤勤恳恳,业务上的能力还是很令人信服的,怎么可能会抢了她的位置?但是陈明这样想也有不对的,张艳其实是有点敝帚自珍的心理的,到底二十多年的经验,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教给一个新来的大学生的,即使这个大学生再讨人喜欢,在这件事上都是一个道理的。
  “上班时间,想什么呢?”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。
  “没什么。”陈明笑嘻嘻的答道,见来者是清新可人的小娟,小娟是质检部的试验员还担着数据录入员的工作,是张艳的得力助手。小娟长得也是一米六多点,在身材上就是年轻版的张艳,不一样的是小娟的脸上充满年轻的活力,皮肤细腻光亮照人。还有那奶子也比张艳的大且挺拔,陈明邪恶的想。
  “没什么发什么呆啊,不会是想媳妇了吧。”小娟也是跟陈明挺熟的了,喜欢和他开玩笑。
  “哪有啊,最多就是想想小娟姐,只恨相识太晚啊。”其实小娟年纪比陈明还小一岁,但是陈明嘴上一个姐一个姐的叫顺溜了。
  “小心我家大成打你。”小娟威胁道,说完自己都掩嘴笑起来,她笑起来眼睛眼睛细细的,很好看。小娟其实在去年就已经结婚,对象李大成也在公司上班,还是一个班长,但是李大成身板也是瘦弱,要真打架的话陈明倒是还真不怕他。
  “小娟姐找我有何贵干?”虽然很熟了,但是陈明却不大想在这话题上继续下去。
  “我要去盐雾试验室,张姐不是说也可以教教你吗,跟我一起去趟吧。”张艳倒是还真说过这回事,就是让小娟带着自己多熟悉熟悉质检室的一些实验器具,免得真的太没事可干。
  “谢谢啊,咱马上走。”陈明一听有新东西可以学,兴奋劲马上上来。
  盐雾试验室设在一排房间里,那儿离空压机房近,离车间虽然也就几步路,但是没事也不会有人跑过来。
  试验室里小娟一阵忙活,还不断给陈明介绍盐雾试验的一些知识,比如客户的要求啊,样品的制作保存啊。其实很多陈明都通过一些资料已经了解,但是还是很感谢小娟的热情指点的。
  “砰!”一声巨响传来,正在专心清洁样品的两人同时被吓了一跳,小娟甚至把样品都掉到地上了。陈明朝门口一看,刚才还开着的门现在已经关上,估计是刚才有风吹过,把门给关上了。
  “没事,是风把门关上了。”陈明一边说着,一边转头去看小娟,却看见一副像受惊的小鸟的样子,陈明恶作剧似的把手在小娟面前晃晃。
  “干什么呀。”小娟把眼前的手拍掉,“你刚才进来怎么没关门啊。”
  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被人误解的。”陈明开玩笑道。
  “哼,就你会想歪,别人可不会像你这样。”
  “是吗,我想歪歪到哪儿了。”估计是两人单独在一起的缘故,陈明大胆的继续着暧昧的话题,还附带一个色色的眼神。
  “我哪知道你歪哪去了。”小娟虽然是结过婚的女人,还是脸上一红,赶紧别过头去,想转移话题。
  这可把陈明逗坏了,想再大胆的调戏一下这个清新可人的小少妇,“是不是歪到这儿去了。”说完一双恶手就作势往小娟身上摸去,而小娟平时挺机灵的身子却还在刚才恍惚的状态完全没反应过来,一时躲避不及,被陈明一把抓住了身子。这时陈明也呆了,一双手感受着从青春的身子上传来的娇嫩的触感,即使隔着一层衣服,还是能感受到皮肤的滑腻。
  “你干什么呀,快放开。”此时小娟的脸都已经能滴出水来了,从男人手掌上传来的热力侵蚀进小娟的心里,小娟感觉一阵发软,甚至下面感觉一阵发痒,骚动,是的小娟感觉到了一丝骚动。而这丝骚动却更让小娟感到羞愧,头往下沉,不敢正视陈明。
  “哎呀,我歪到你身上了。”陈明看着小娟娇滴滴的模样,忍不住继续调戏,那双恶手轻轻一阵揉捏。
  “恩。”没想到感受到陈明的揉捏,小娟不由自主的一声呻吟,这一声娇吟犹如霹雳把陈明给震住了,比刚才那声门响还更让人惊人。
  “你真漂亮。”陈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,事后通过自己的总结,认为这是男人的本性作祟,说出了一句难辨真假的好话。
  听到陈明的话,小娟抬起头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陈明,不作一言,似乎是想从陈明的眼中看出他的真心。
  陈明看着小娟楚楚动人的模样,一种叫做欲望的东西突然开始沸腾勃发,一把把小娟拉进怀里,低头吻樱唇,肆无忌惮的吸吮起来。小娟显然没见过这种仗势,极力想挣脱陈明的怀抱,可是她一个娇弱女子哪敌得过陈明一双力臂,在陈明的攻击之下身子渐渐的发软了,她渐渐感觉一股热流不断的冲击着自己,甚至想从自己下面冲出来,小娟一阵羞涩,自己真的太丢人了。
  陈明松出一手从小娟的衣服底下往上摸索,如绸缎般的皮肤散发出羞人的热力,刺激着陈明不断的揉捏。终于陈明感觉到了包裹着的柔软,小娟的乳房虽然不大,但是即使隔着胸衣依然能感觉其弹性,那种刺激更是激发了陈明野兽般的欲望。
  可是却苦了小娟,陈明不断的揉捏,小娟既感到一丝疼痛又被不断的热浪冲击,扶靠着桌子的身子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支撑,只能不断靠近陈明才能保持姿势不倒。
  此时,陈明的手已经穿过裤子的紧松带,滑向那热力之源,透过薄薄的一层布,陈明能感觉到一丝湿润。陈明看着小娟已经迷离的眼睛,晕红的脸,说不出的诱惑,这个年轻的女人拥有着少妇的春情,更多的是女孩的青春。
  陈明扣动着蜜穴,感受着液体浸湿的滑腻,他很想这时候深入这个女人,彻底占有这个女人。
  “啊。”小娟一声带着颤声的娇吟打断了陈明的思路,伴随着身子的颤抖,陈明明显感觉到手上的热力急速上升,那已经抠出水在手上涂上了一层,哦,这个女人居然高潮了。
  高潮后的小娟更显娇媚,迷离的眼睛甚至带着水花,本来撑着身子的手开始推向陈明,没想到一把就把陈明推开了,满脸幽怨的看着陈明,“你这个坏人,你怎么能干这样的事。”
  陈明玩弄着手指间的水渍,却是一脸真诚的看向她“是我不好,但是你真的太漂亮了,我没控制住。”
  其实,小娟对陈明也是有好感,喜欢他的年轻活力,喜欢他有知识幽默,喜欢他的各种,小娟也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,怎么就半推半就的被他给玩了,虽然还没有被真的深入交流,但是对于一个新婚一年多的姑娘,仍然感到羞惭,到底自己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。
  “我不管,你先出去。”
  “小娟,我真的喜欢你。”说完,陈明就又想上前抱住小娟,却见小娟双手环胸而抱,陈明讪讪一笑。
  “你先出去,我……”小娟不好意思说,可是陈明何其聪明,这时候瞧小娟的神情,哪能不想出来到底什么意思,收拾起那激昂的欲望,只能对自己的小弟说声对不起,然后转身出去带上门。
  门外的陈明被轻风一吹,欲望已经消去,却还是犹自怀念那柔软的身子,下次逮着机会一定要要了她。
  不过一阵工夫,小娟从里面出来,脸上还挂着娇柔的红晕,眼睛瞟了一眼陈明,满是羞涩的低下头去,转身把门锁了,然后自顾往前走了,陈明见状赶紧跟上,却也不说一语,而且他看小娟的走路姿势有点别扭,不明所以。他却不知现在小娟难受的要命,本来把陈明推出门是自己整理一下,可是没想到出门被凉风一吹,那本来热气腾腾的玉液这会充满凉气,贴着皮肤说不出的难受,走起路来都不得劲。
  这次事件之后的几天,小娟看见陈明就是脸红,满脸羞涩,即使在一个场合也不大和陈明说话,张艳还朝两人逗趣,可是都是没营养的妇女之间的话题,连陈明自己都不好意思插上嘴,到底小娟的男人也是同事,不好的风声传出来对谁都不好。但是心思灵巧的张艳还是看出了两人之间的变化,即使逗趣也有打探的意味,令陈明感到几分紧张,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啊。
  但是陈明对于小娟这个女人实在心痒痒,他喜欢她柔软滑腻的身子,喜欢她的羞涩,那次之后几次在辗转反侧中想着她的身子,想着她在自己的身下的模样,想着她男人瘦弱的身板在她身上耸动,一窜窜无名欲火燃烧。他觉得这个对自己也有情意的女子一定要搞到手,庞芸是高贵的不可攀,赵欣兰是艳丽的不敢亲,而小娟是清新的,他觉得她能荡漾出自己心中一道午后的涟漪,轻轻地静静地波动。
  所以陈明一直在观察着小娟,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单独靠近她。而他还真的在这天看见小娟拿着样品要往实验室送,他马上想到这是一个好机会,实验室那边平时就只有小娟会过去,这不是给他独处的机会吗。
  “小娟姐,我帮你一起送过去。”邪恶的陈明把“一起”狠狠的说了一下。
  小娟有点慌张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陈明,她当然知道陈明想和她一起去实验室的意思,可是这个小女人却又怀揣着对丈夫背叛的不安,对陈明又不知怎么推拒,有点踯躅的愣在那儿。
  可是陈明却不给她愣神拒绝的机会,把小娟手中的样品给抢了过去,然后踏步往前走了,他不怕小娟不跟上来,那个实验室的钥匙只有小娟有,她不可能让自己送到门口就不进门的。
  片刻,陈明就听见后边轻碎的脚步,嘴角不禁挂上一丝得意的笑,“美女啊,今天我要定你。”想着却又鄙夷自己,怎么现在的自己这么大胆而且欲望肆意啊。
  小娟把门打开,只是让开道让陈明进去,让陈明把样品放到桌上,自己却守着门并不进去。可是陈明却又怎么会浪费这么好的机会,而且他也一路观察了附近根本就没有人。
  “小娟姐,你也进来,上次我都没全部学会呢?”一听上次的事,小娟又开始发软,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变了。
  陈明见小娟没有动静,就上前一把把小娟拉进了实验室,然后顺手把门给带上了,陈明见小娟已经进来,而且没有什么反抗的意思,就以为小娟已经默认了。
  陈明也就不管其他,抱住小娟玲珑的身子,吻住了小娟。这时小娟开始挣扎,并且想逃离陈明的怀抱,嘴里发出“呜呜呜”的声音,眼泪都不断往下掉。
  陈明见怀中的女人这个模样,也停止了鲁莽的行动,伸出手想擦去女人的泪水,可是小娟把脸别了过去。
  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,可是我太喜欢你了。”陈明觉得这时候说些甜蜜的话总比不说好。
  “你这坏人,你要对我这样,我怎么办,怎么对得起大成。”小娟感觉自己充满了委屈,这几天的不安都在这时候释放了出来,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掉下来。
  这时候的陈明也有点慌了,“我就喜欢你,我也知道你喜欢我的,不是吗?”说完他看着小娟那张被泪水弄花的脸,“只要我们两个都喜欢对方,在一起干什么那又有什么呢?”陈明感觉自己的这个理由实在是太牵强了,可是没见过这种仗势的他又怎么知道该怎么说,只能不断找理由安慰,自欺欺人,说不定能稳住呢。
  听了陈明的话,小娟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只是把脸望向别处,眼泪还是默默掉下来,眼神中充满了迷茫。
  气氛有点尴尬,陈明不想这么继续下去,他抱住小娟的手加了几分力道,然后凑上去,不断吻在小娟的脸上,把那些泪水不断吸进嘴里,他感觉咸咸的。不过小娟没想到陈明会这么干,也不哭了,只是愣愣的看着他。陈明见有几分效果,就不断的把吻落在小娟的脸上。
  “嗯!”一声娇吟把小娟和陈明都愣住了,小娟感到一阵害羞,没想到自己这么矜持不住,却弄出这么羞人的声音。可是陈明却感到一阵喜悦,功夫不负有心人啊。
  这一声娇吟犹如打开了潘多拉之盒,两人的激情急速上升。
  陈明吻住小娟的嘴,双手开始肆意的揉捏小娟的身子,并且把她的衬衣扣子也一个个解开来,露出那白色的胸衣,他一把就把胸衣给推了上去。小娟感觉胸前一阵凉意,“啊”了一声,害羞的闭上了眼睛。陈明看着眼前那双白嫩的椒乳,心中大动,双手安抚着抓住不放松,年轻的女人的双乳充满了弹性,即使不大,依然让陈明感觉到无限的柔软。这双曾经隔着衣服抚摸,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美乳终于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。
  此时的小娟在陈明的刺激下已经娇喘连连,迷离的神色充满诱惑。不满足的陈明伸向女人的下面,想把女人的裤子拉下来,陈明感觉到小娟往自己靠了一下,他心领神会,一下子就把女人的裤子脱了下来,只留下一条内裤紧紧的包裹那神秘之地。陈明把自己的大手安抚到内裤上,用中指轻轻揉搓,他似乎能感觉到包裹在内裤里散发出热源的火山。
  只一会之后,陈明就感觉到手指出现一点湿意,定睛一瞧,原来欲望已经把小娟冲击到这地步了。陈明转眼看着小娟的脸,却是充当的绅士的想要得到小娟的同意除去最后的障碍。小娟见陈明看向自己,哪会不知道陈明的意思,但是自己哪里好意思开口啊,害羞的把脸别了过去。
  陈明见状只当小娟是默认了,双手轻轻的小内裤往下褪去,渐渐的那神秘之地露出了他的真容,陈明看着那美丽的玉沟入迷了,然后又瞥了一眼小娟,见小娟满脸害羞的看向别处,这是自己的私密第二次展现在一个男人面前,她怎么都是感觉非常不好意思的。
  陈明继续用手抠弄那娇柔的嫩肉,随着他的抠弄,他明显感觉小娟的呼吸更加紊乱了,脸色更红。他快速的把自己的衣裤脱掉,把自己雄伟的小弟给释放出来。
  “小娟,让我的小弟慰问一下你的小妹吧!”
  可惜小娟却已经害羞的不知道怎么回应了,只是闭上眼睛,不敢看一眼陈明的丑陋东西,就在刚才,她知道原来男人那个东西可以变得这么大,外观上比自己男人的家伙大多了。
  陈明见小娟没有反应,反而起了调戏之心,又在那女人的嫩穴上加速抠弄。
  “小娟,你这里出了好多水啊。你看。”
  “小娟,你想要吗?想要我的手指还是我的小弟啊?”
  小娟被陈明的一阵抠弄和调戏给弄得欲望腾飞起来,早已经瘙痒难耐,可恨陈明却一直都不下手,不去满足自己下面的阵阵空虚。她这时却又感觉一阵委屈,眼泪不禁又流了下来。
  陈明一见小娟落泪,知道自己刚才过火了点,把这个小媳妇给伤心了,他连忙又道歉,又去吻眼泪,还把小娟的小手引导到自己的小弟上。陈明感觉小娟的手还是一阵凉意,这女人怎么到现在手还是凉的,但是那种别样的刺激却是让陈明更是欲望沸腾。而小娟已经缓过劲来,小手生涩的撸动陈明的大家伙,她感觉那手握的粗还有比手掌长的长,这粗长家伙让小娟更是惊羞不已。
  陈明再次看向小娟,这时的小娟竟然害羞的点了点头。陈明高兴坏了,又是一阵激吻,然后架起小娟的身子,让她光着屁股坐到桌子上,自己看着那美丽的黑暗森林,又把她的双腿架起,让她圈在自己的腰上,激动的扶着自己的大棍捅向那女人的深处。
  “啊!”两人同时一阵惊呼。男人是为那深处的热力和紧凑,层层包裹着自己的大棍。而女人是为那巨大的异物突然冲进自己的深处,突然胀大的痛楚让她体会到初夜的剧痛。
  陈明尝试着慢慢抽动,他感受着那深处的阵阵吸吮,比刚才女人紧握的双手还要充满肉感,充满温度,“喔!”陈明满足的一声轻呼。
  而女人在抽动中感受那丝丝充涨的痛感,还有从那大家伙传至全身的快乐,整个人都感觉酥了,双腿早已无力的垂下,陈明只能自己双手扶住,用力前后冲刺,女人无力的躺在桌子上,这个水做的娇小女人已经完全被欲望所取代,只能在桌子上娇喘吟吟。
  “小娟,你太好了,我非常喜欢你。”陈明情不自禁的说道。
  “恩。”
  这一声回应却又是陈明激动不已,一阵狂风骤雨般的冲刺让淫液浸湿了桌子,让女人如残柳般摇曳。陈明俯下身叼住女人的乳头,轻轻吸吮。
  “啊!”女人没想到在这时刻却在上面还有这激动的刺激,那一丝激动的痛楚整个淹没于欲望当中,陈明甚至感觉女人的深处紧紧的收缩了几下,他高兴的继续吸吮,让那双重刺激更加冲击在女人的灵魂上。
  正是在这刺激之下,陈明忽然感觉女人的深处的肌肉开始抽搐,更加紧握,然后感觉一股强大的热流冲击自己的大龟头上,紧随着的是女人弓起的身子,还有那痛苦又快乐的神色。陈明知道女人已经高潮,而自己也在女人的紧凑的挤压中也快要到阀点。
  “舒服吗,我操的你舒服吗?”
  “恩,舒服,真舒服啊。”女人暂时处于无意识状态,只是跟随着自己的本心回答。
  “想要吗?还想要吗?”
  “要!我想要!”
  陈明听到女人发自内心的话语,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里征服了这个女人,开始更加猛烈的冲击,把那女人深处的玉液也不断带出。陈明感觉一阵阵麻痒冲击自己的神经,知道自己也快要到了。
  “我也要来了!”这声呼叫伴随着更猛烈的冲刺。
  “啊,不要射到里边啊!”女人忽然间好像反应了过来,可是哪里还来得及阻止,此时的陈明已经完全被欲望充斥,靠着最后一个强有力的冲刺奋力喷发,完全喷在了女人的花心上。
  “啊!”女人感觉到那股强有力的热流,一阵哆嗦。而陈明也瘫软在女人的身子上,两人紧紧相靠。
  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,午后的阳光洒进屋子,照在那一滩淫水上,阵阵发光,照在喘息的男女身上,热力十足。
  两人的身上都布满了汗水,幸亏两人的衣服都已经扔到一边,要不然一会还不好出去。还是陈明最先反应过来,他慢慢支起身子,欣赏着身下这具美丽的身子。那乳白色的淫液从那黑色的森林中流出来,淌了一地,真是太淫荡了。
  陈明找了点纸,想为女人清理一下,“该起来,一会有人来了。”
  想是这声惊醒了还沉迷在激情中的女人,慢悠悠的直起来,坐在桌子上,见陈明想来清理自己,害羞的把纸抢过去了,“我自己来就行。”
  陈明知道女人害羞,也不勉强,自顾自的清理起来,把衣服穿上,回头却发现女人也已经穿上衣服清理完毕,可是他一眼就看见了那条白色的内裤还在一边。
  女人发现了陈明的视线,赶紧把内裤抓住藏到自己的袋子里。陈明一阵呵呵坏笑,然后又抱住了女人,想去吻她。
  “不要,抱我一会。”
  陈明也不介意,知道这时候的女人其实是需要安慰的,特别是现在第一次背叛丈夫的女人,自己也不是粗鲁之人,当然也乐意享受这种两个人的甜蜜时刻。
  忽然他感觉自己的胸前又湿了,不会吧,这女人又哭了,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啊,难道真的是水做的,一会我怎么出去啊。
  “怎么了?”但是必要的关心还是必须的。
  “都是你不好,你让我怎么面对大成。”说着,女人的双手还锤击着陈明的胸脯。
  “我喜欢你,我会要你的。”在这个问题上其实陈明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,但是他觉得他需要在这时候勇敢的支持这个女人,才有可能得到这个女人的心。
  果然听到陈明的话,小娟也不哭了,只是默默的偎在陈明的怀里。
  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走吧!”两人出来的时间不短了,陈明怕厂子里的人怀疑,就建议道。
  “嗯!”小娟脱离陈明的怀抱,跟在陈明的后面,就在陈明想拉开门的时候,小娟冲上去,抱住了陈明,“我只希望你以后一直喜欢我,对我好就行了。”
  陈明感受着女人柔顺的发丝拂过自己的背部,很痒,但是他更知道,这是女人的真心话,也是他所期盼的最好的解决办法,他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耻。
【完】